07/29/2011

As is normal with this package there are just one non transaltion related change in this release, the point of this package is to provide transaltions of text for the application menu and we now support 91 different translations.

Get the file at sourceforge.net: lxmenu-data-0.1.2.tar.gz, sha1: 57490607f67d43167beb326ebc927524dd6dd1ab

77e17cf remove distribution of mkinstalldirs

07/29/2011

The LXDE Desktop Manager has been updated. This releases is a translation update but also add a minor bugfix.

Get the file at sourceforge.net: lxdm-0.4.1.tar.gz, sha1: 652886ac27ac01b24e7d13c3be3b1e582e2159cc

3eb70bf fix lost data entry when install

07/29/2011

This release is mainly a translation update. There are some smaller things changed, see the condensed log below.

Get the file at sourceforge.net: lxinput-0.3.1.tar.gz, sha1: eb4a846b90e353f2201de23860888f3e6bc9061b

2d42550 debian: Add build-depends on xsltproc
46b4269 debian: build-depends on docbook-xml and group build-depends needed by autogen.sh
1300a03 debian: Force –enable-man and use verbose mode
7614973 Add debian directory
a61aa3d Correct ids in .ui file
13d94b1 Add an option to compile with gtk3
ffd0d77 Add an option to enable more warnings instead of maiintainer mode
3a0fc90 Add additional flags for maintainer mode
22e5efb Add silent rules
b7e39af Remove some compiler warnings
89e0a0c Add .gitignore
48a5b77 Add INSTALL file
53e5422 Use directly the .ui file
0caaa22 Add optional entry when a program which change keymap is installed (support only lxkeymap for now)

07/24/2011
理學檢查,一般是指醫師透過視診、聽診、觸診、叩診...等方式為病人進行檢查,尋找疾病的徵象,以輔助診斷。通常是只用五官感覺、加上觸覺...等,僅以徒手,或用簡單工具例如聽診器輔助,就能進行的基本檢查,為內科醫師的基本功。在過去沒有先進檢查工具的年代,這些基本檢查,佔有至關重要的角色。

時至今日,隨著放射科影像學發展,各種實驗室檢查推陳出新,理學檢查的重要性看似不若以往,其功能也常被各種更準確的檢查取代,整個醫療過程對理學檢查的依賴降低了,因此許多醫學生對這些傳統的檢查方式,不再像過去一樣熟悉。但實際上,醫療上還是有很多時候,是無法完全依賴先進檢查工具的,反而得靠傳統的詳細問診,和理學檢查基本功輔助,才能快速獲得正確的臨床診斷。更不要說有很多較為落後地區,是沒有這些先進的設施,或無法馬上取得。

最近的值班,又有一次單靠理學檢查,成功治療病人的經驗,再次印證了理學檢查的重要性。病人是老年男性,右下肺有惡性腫瘤,因為呼吸衰竭轉入加護病房。合併感染,因此有抗生素在治療。入院時有意識變差的狀況,原以為是電解質不平衡導致,但當時負責的醫師細心的幫他安排腦部掃描,赫然發現,除了電解質異常,竟然還合併腦幹的中風。這名患者除了癌症,還合併有許多其他器官的疾病,又有會危及生命中樞的問題,預後極差,意識不清,再加上呼吸衰竭,能夠治癒的機會微乎其微。家屬也能夠理解狀況,因此雖然不捨,還是簽具了同意書,要求呼吸衰竭不予插管,並希望臨終時能留著一口氣帶病患回家。

身為當班的值班醫師,才交班完畢沒多久,就接獲通知這名患者呼吸費力,血氧濃度下降。前往診視後,呼吸用輔助肌肉,並且腹部出現俗稱翹翹板呼吸,橫隔無力的徵象,應是呼吸衰竭的狀況。聽診發現雙側大量痰音,但病人意識不清無法有效咳痰,抽痰又未顯著改善。眼看能用的藥物,他的醫師都用上了,我能夠再使力的空間很少了。這個,當然就是醫療上無法治癒的病人。

這樣的狀況,當然撐不了多久,心電圖監視器上,就出現心跳逐漸下降的情況。原先是心律不整心房顫動,心跳 140 下,幾秒鐘內突然掉到 50 ~ 60,血氧濃度從 95% 掉到 60~70%,血壓也掉了下來。大家不約而同推著急救設備,跑向病室。眼看心跳快沒了,馬上給予強心藥劑注射,同時以甦醒球 (ambu) 給氧,心跳恢復了,血氧也稍微拉上來。因為有簽署放棄急救的同意書,我們不給這位病人插管,也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但家屬還沒趕到,救護車也還沒叫到,那他們想留一口氣回家的心願呢?病患不住在北部,路途很遙遠,還不要說到家,如果沒有把他撐住,他可能根本活不到救護車來接他。

一邊在思索還有什麼可以做,我回想,記得早上才看過他的 X 光片,主要的病灶是右下肺的腫瘤,其餘部份雖有浸潤,但並不非常厲害。不等我想完,血氧又掉了,剩下 30 ~ 40%。固然四肢冰冷循環差可能造成機器偵測不到訊號,但病人看起來有發紺,心跳變慢, 四肢冰冷,我想沒人會懷疑他缺氧。那再來呢?呼吸衰竭不能插管急救,那我還有其他武器可以用嗎?我找來值班實習醫師幫忙以 ambu bagging 給氧,好讓我有空檔診察病人其他部位。

擠著甦醒球給氧,幫助病患呼吸,這時我卻注意到病患的右側胸部沒有起伏,只有左側可以充氣。雖然並不明顯,但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發現到右側胸部並未隨著呼吸起伏。我又用手摸了一次,兩側的胸廓起伏是不對稱的。我趕緊拿起床邊的聽診器一聽,右側完全沒有呼吸音,這就解釋了為何血氧突然拉不上來。

當然,大家都知道,造成單側沒有呼吸音原因很多,但最常見的,不外乎氣胸、肋膜積水、還有全肺塌陷。這時候照 X 光片或是抽血都是緩不濟急的方法,因為都是要至少半小時以上才能得到結果,基本理學檢查在這時候顯得格外寶貴。我馬上進行了胸部的叩診,左側肺部為響亮的鼓音,而右側為頓頓的濁音。若為右側氣胸,那應該右側要有響亮的鼓音,而非左側。會聽到濁音,通常是積水或是全肺塌陷。我又觸診了患者的氣管,氣管位置稍微往右側偏移。若為右側大量積水,氣管應該會被推向左側。再者,早上才看過 X 光片,是沒有積水的,不可能在一兩小時內突然間淹滿。當然外傷患者,可以因為胸腔出血快速產生血胸積滿液體,但這是臥床的內科病患,這樣的可能性實在低。不但如此,摸到氣管略為偏向右側,亦是右側肺部容積減少的間接證據。各種的徵象,都支持右側全肺塌陷這個診斷。左側的叩診聲音變響亮,更是可以支持這個診斷,因為右側塌陷後左肺會代償性擴張,過度通氣。因此,憑著理學檢查,我們就徒手找到答案了。那下一步呢?

早上聽診過病患的胸腔,痰液極多,且意識不清無法自咳。在這樣的病患,會突然間肺部塌陷,十之八九是痰液塞住呼吸道。當然對這樣的患者,理論上氣管內插管,會是很好的急救方式,但眼前這位患者是拒絕插管急救的,那該如何?我跟在場的護理人員表示,要為病患進行拍痰 (以扣擊胸部,讓痰液鬆開好抽出的技巧,經常由看護施行)。大家都露出懷疑的表情,並且告訴我他們之前抽過,抽不出痰。顧不得大家的疑惑,我把病患翻成左側躺,懷疑痰塞住的一側朝上,並且開始拍痰抽痰。幾分鐘後,搭配擠壓甦醒球,血氧回升至 98%,再次聽診發現右肺呼吸音恢復,叩診為鼓音,兩邊胸部也會隨著呼吸正常起伏了。隨後又有一次類似情況,這次護理人員不再懷疑,反而很主動的把病患翻過來拍痰。患者不但血氧濃度回升,原先是昏迷,手腳還開始稍微會動了。當然還有一個可能的鑑別診斷,是腫瘤造成右側肺出血。這種情況翻左側躺是禁忌,因為出血會流到好的那側肺部。不過,如果出血量真有這麼大,應該不會完全抽不出東西才對,而且當下情況危急,不處理那他就沒命了。因此針對可能性最高的診斷處理,我認為是很合適的。

這次是基本理學檢查一次快速、成功、而有效的應用。我也藉此機會,跟參與的值班實習醫師講述了方才的過程,希望他能夠在未來行醫的路上,回想起這段故事。當然,故事的結局並不是喜劇。這名病患最後還是因為其他問題太過嚴重,無法治療,在臨終之際由家屬叫救護車帶回家了。但不管怎麼說,能把過去所學,在臨床實際有效應用,還是令人欣慰的。

在緊急情況下,許多平時不難的事情,會因為緊張亂了手腳,更不要提不熟悉的項目。在緊急情況下要能夠冷靜,有條不紊的判斷,除了仰賴急重症教育,靠的還是平日基本功的累積,還有好習慣的養成。我並不是聽診高手,但至少我願意堅持,持續重視理學檢查這個好習慣。在帶實習生時,遇到異常的呼吸音,我也一定會盯著他們去聽。這些基本功,無一不是老前輩的智慧結晶,今日雖已有許多先進檢查工具輔助,對這些傳統技能,身為內科醫師,依舊不能放棄練習。這次的經驗,又讓人有更多可以堅持好習慣的動力了。
06/28/2011
最近在跟一位算是資訊業的朋友閒聊。他很沮喪剛工作沒多久,就因為經常性加班,過勞而喪失工作的熱情和衝勁。原本是要跟他討論技術議題,不過後來倒是在聊工作沒有熱情的事。我是覺得,熱情其實很難被用完的,關鍵是看你怎麼想。有時候換個想法和心態,事情就好多了。

也許遭到主管交付了很多額外工作,一直加班,而工作團隊當中,有一些會擺爛的人,每天都比他早下班,然後沒做出什麼。眼看工作反而一直掉到自己頭上,這位朋友有點喪氣,而且覺得熱情逐漸消失。
這樣的狀況在團隊工作裡面不算少見,而且大部分時候我們很難自由選擇搭檔,分工要到完全公平,事實上也很難。以前我也很喜歡計算公平不公平的問題,可是後來在職場待幾年,我就懂了。很多工作會被交到我們的手上,不是主管存心不公,有時其實是因為「重要的工作,必須要交到可靠的人手上,才有可能即時完成。」 同樣事情交給對的人和錯的人,結果會差很多。有時候,擁有過人的能力,才會被交付困難的任務。當然還是不能太不公平,但如果可以,有時候不要太計較。

這位朋友目前的工作,其實是可以接觸到大量資料的處理,還有一些該領域比較特殊的狀況。當然這壓力會很大,但是我會把他視為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不然說真的,學了這些資訊技術,你幾時會拿來用?你會在家裡用 SQL 語言嗎?只有在這些實戰經驗中,才能累積經驗,這些資料也不是人人接觸得到,我覺得是很難得的機會。在這個過程中他其實也進步了不少啊。有些事情不是用錢和表面上的利益得失可以衡量的。就好像我一直在做不用錢的軟體,有的還把程式碼送人,表面上看來好像是把寶貴的時間浪費掉,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事實上,我一點損失也沒有。我得到了樂趣和成就感,也結識了相關領域的朋友。更重要的是,累積了一些實務經驗,而這些是課本和學校根本沒教的。

表面上看來,我一毛都沒賺到,但如果把我現在會的所有技術,都換算成巨匠電腦學費的話,那其實是很大一筆錢,不是嗎?更不要提證照補習班沒有教這些。大家讀的是一樣的書,受一樣的訓練,除非天資過人,否則能夠決定能力的,就是實務經驗了。某些人雖然是科班出身,但是志不在此,畢業後轉行了,那他們的經驗裡面所維護過最大型的程式專案,恐怕就是畢業專題了。有時候過程中的學習,比實際上賺了多少錢重要。付出和收穫有時候看似不成比例,但我相信,更多時候那只是收穫是以其他的形式回收,自己沒有察覺到而已。

再者,這位朋友就業沒有很久,也許將來會換工作,屆時現在的工作經歷,就是未來的履歷。中間累積的技術和經驗,其實是很好的學習過程。如果一時忙碌就又離職換了工作,那未來人家問起為何上一個工作才做一下下,又換新工作,豈不尷尬?假設將來換工作,履歷上只有寫會 MS SQL 跟寫有在某單位管理過大型資料庫,我相信是不會一樣的,畢竟在很多地方,招牌掉下來都可以打到會自稱 SQL 的人 (當然會到什麼程度,那又是另一回事)。

他會失去熱情,還有幾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原因。他做的東西是老闆想要,但是他不見得喜歡的。此外,我相信沒有成功做出可用的東西,是關鍵的原因。成就感是很重要的動力來源,如果能一直為自己製造出成就感,哪怕只是小小的,就足夠維持相當的熱情了。人體和硬體一樣,是需要驅動程式的,而成就感就是那個驅動程式。對我來說,支持我做了這麼多沒有賺錢的軟體的最大原因,除了自己興趣,還有我自己需要用以外,就是成就感了。
能支持我,讓我原先興趣不合,又天天加班,到假日還在值班,半夜三點還起來急救病人,卻還一直待在醫療界,又還是走沒人要的四大科之一,還是靠著成就感。當你看著垂死的病人經過急救,竟然恢復了呼吸心跳,還醒了過來,絕對會忘了那通在半夜三點吵醒你的電話。

想辦法撐過去,做出點成績,為自己製造一點成就感吧!
熱情其實是很難用完的,很多事情,單看你怎麼想。
06/04/2011
刊載於 5/31 日出刊,505 期的 iTHome 週刊,目前於網站上已有全文
http://www.ithome.com.tw/itadm/article.php?c=67918

感謝該出版社的介紹和撰文,幫忙紀錄下 PCMan BBS 連線軟體的開發故事。

不過關於這篇報導的內容,有幾個比較大的錯誤需勘誤:

  1. Telnet 通訊協定是 RFC 854,不是 1854 (補充,854 只規範基本的通訊協定,至於可用的一些 Telnet options 是另外散落在其他 RFC 通訊協定內,所以只讀 RFC 854 並不夠)
  2. Telnet 的指令並不是很長的英文,而是簡短的幾個位元組,但都是二進位資料,不是英文。很長的英文是指那份原文的參考文件
  3. GTK並不是 Linux的圖形介面開發指令,而是一個用來開發圖形介面的函式庫
  4. 有重新改寫 PCMan,轉移到 Linux 上時,一開始是用 wxWidgets 重寫過的 PCMan X,不是原本的版本。
參考資料:RFC 854 Telnet Protocol Specifiationhttp://www.faqs.org/rfcs/rfc854.html
04/18/2011
今天某長官巡視本單位,突然一時興起,跟旁人討論起自己健康檢查時照的X光片,一旁胸腔專家說道右下肺似乎有一顆。不過和舊片比較,追蹤起來似乎沒有變大。於是長官開始宣導員工健康檢查的重要性,大家也七嘴八舌討論起這個「腫瘤」。
這時一個白目的內科住院醫師路過,便湊熱鬧看看大家在看什麼,一看這個住院醫師便隨口問說:「ㄟ?這個不是 nipple 嗎?」
某長官說:「啊對,上次為了這顆,花好幾萬到X總自費檢查 PET,結果也跟我說是 nipple」
頓時現場一陣尷尬...安靜了幾秒。
這個住院醫師,突然間覺得,自己很像那個誠實問道「國王怎麼沒穿衣服」的那個小孩 XD
03/19/2011
國內的醫學教育以英文為主,歷年多採用美國之教材,但國內之大多數教師及臨床醫師,對於醫學英文的正確發音並不了解,加上老一輩的師長,常是以自行想像的"台語+日語"發音來教導學生,於是以訛傳訛,有樣學樣的結果,知道這些醫學英文字正確發音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搜尋相關網路資源,後來找到了 Merriam-Webster 的線上醫學辭典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medlineplus/
這個辭典是英-英辭典,有提供正確的音標,還有發音示範可以聆聽,相當好用,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上面顯示的音標,並不是國人慣用的 KK 音標,而是該出版社自創的音標,閱讀不易,所以我就寫了個輔助查詢的小程式,幫他自動轉換成 KK 音標。

有圖有真相:


黃色字體部份就是由程式轉換出來加入的 KK 音標,歡迎醫學相關人士下載使用:
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4BhmC8V2mivMmQxZWUyNmItYjViMS00YzRjLTg5MDUtNDhiMzRjNWViYjNk&hl=en

若有 bug 歡迎回報,不過因為我的 HTML 和 Javascript 學得並不好,(正確來說是沒怎麼學過)所以都是土法煉鋼,如果有高手願意幫忙改,非常歡迎,這個小程式是 GNU GPL 授權。
03/10/2011
今天早上跟主治醫師去查房的時候,主治醫師探視過病患後,病患的太太,突然間問我:「我兒子昨天有看到你的名牌,他說跟他以前在 PCHome 的雜誌上看過你的名字,是做什麼軟體的好像評價不錯,那個是你嗎?」
一陣尷尬之後,我實在沒辦法否認,只好答到:「那是很久以前學生時代的事情」 (事實上也是真的很久以前)
他太太接著跟主治醫師說:「你這學生有第二專長,你還不知道吧?」
主治醫師禮貌性的笑了一下,我只感覺到一陣尷尬...
我一直都在醫院,老老實實做我現在的醫療工作,沒想到秘密身份今天竟然曝光了。
頭一次被病患家屬指認出來,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其實我沒有提起那些往事已經很久了,在醫院也都絕口不提。
現在早就不像學生時代,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做做小軟體,我也不喜歡緬懷過去。
我目前的身份是內科住院醫師,不再是以前那個老是不務正業的醫學生了。
做什麼,就要像什麼。
這條路很漫長,希望可以好好地一直走下去。
01/25/2011
今天下午,某護理人員突然問我:「那個XX床的病人,需不需要做....」
我反問:「為什麼要做這個?他昨天已經做過了啊?」
某護:「喔,沒有啦...」(接著沈默不語)
我又問他:「那你覺得,這個病人需要再做的理由是什麼?」
某護:「因為是護理長說的。」

聽到這個沒有經過思考,脫口而出的答案的時候,我其實滿失望的,忍不住給了他一些忠告。可是,我今天有點累了,可能說得不夠婉轉,事後回想起來,其實還滿怕他會覺得自尊心受傷的,但即便如此,有些話我還是覺得該講,希望他能夠諒解。

問題的關鍵,不是在於某件事情要不要做,而是為什麼要做,或是為什麼不做。應該要學會去問,去思考為什麼。再者,身為病患的主護,應該要掌握病患的情況,而不是把護理長的指令原封不動的傳達。你不是軍人,你的天職並不是絕對的服從。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待護理工作,但是對我來說,護理人員是需要高度專業的,並不是執行醫囑或發藥的工具。也許在醫療團隊之中,護理人員通常並不是扮演醫療決策,或是負責擬定治療計畫的角色,但那並不代表護理人員不能夠參與這個過程,更不代表護理人員不需要瞭解這個過程。也許你不是負責決定治療方式的人,但是你還是要有你自己的想法,還是要針對每個細節去思考。在提出問題前,可以再思考多一點,而不是只充當傳話的人。

「因為我們需要監測加護病房的感染率,需要這個資料」,是一個有經過大腦的答案。
「因為這是護理長說的」,則不是。

如果都只把交辦的工作像機器一樣的做完,而不去思考,那就不會進步了。

「喔,那是因為我剛來,還是新人。」這則是一個更不像專業人士所應該有的答案。

是不是新人只關乎熟練度問題,無關學習態度問題。
醫學知識的領域如此浩瀚,無垠無涯,在其中,我們有誰不是新人?
在學習的道路上,我們都是永遠的新人。
當你已經覺得自己是老手的那天,你的進步就停止了。

是不是新人,能力夠不夠,根本就不是重點。
能力不夠,可以訓練;
知識不夠,可以讀書。
但是沒有養成好的態度,沒有思考的習慣,時間久了就很難補救。

要人們尊重你的專業,首先,你自己得先尊重它。
要人們看得起你的職業,首先,你得看得起自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