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2011
最近在跟一位算是資訊業的朋友閒聊。他很沮喪剛工作沒多久,就因為經常性加班,過勞而喪失工作的熱情和衝勁。原本是要跟他討論技術議題,不過後來倒是在聊工作沒有熱情的事。我是覺得,熱情其實很難被用完的,關鍵是看你怎麼想。有時候換個想法和心態,事情就好多了。

也許遭到主管交付了很多額外工作,一直加班,而工作團隊當中,有一些會擺爛的人,每天都比他早下班,然後沒做出什麼。眼看工作反而一直掉到自己頭上,這位朋友有點喪氣,而且覺得熱情逐漸消失。
這樣的狀況在團隊工作裡面不算少見,而且大部分時候我們很難自由選擇搭檔,分工要到完全公平,事實上也很難。以前我也很喜歡計算公平不公平的問題,可是後來在職場待幾年,我就懂了。很多工作會被交到我們的手上,不是主管存心不公,有時其實是因為「重要的工作,必須要交到可靠的人手上,才有可能即時完成。」 同樣事情交給對的人和錯的人,結果會差很多。有時候,擁有過人的能力,才會被交付困難的任務。當然還是不能太不公平,但如果可以,有時候不要太計較。

這位朋友目前的工作,其實是可以接觸到大量資料的處理,還有一些該領域比較特殊的狀況。當然這壓力會很大,但是我會把他視為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不然說真的,學了這些資訊技術,你幾時會拿來用?你會在家裡用 SQL 語言嗎?只有在這些實戰經驗中,才能累積經驗,這些資料也不是人人接觸得到,我覺得是很難得的機會。在這個過程中他其實也進步了不少啊。有些事情不是用錢和表面上的利益得失可以衡量的。就好像我一直在做不用錢的軟體,有的還把程式碼送人,表面上看來好像是把寶貴的時間浪費掉,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事實上,我一點損失也沒有。我得到了樂趣和成就感,也結識了相關領域的朋友。更重要的是,累積了一些實務經驗,而這些是課本和學校根本沒教的。

表面上看來,我一毛都沒賺到,但如果把我現在會的所有技術,都換算成巨匠電腦學費的話,那其實是很大一筆錢,不是嗎?更不要提證照補習班沒有教這些。大家讀的是一樣的書,受一樣的訓練,除非天資過人,否則能夠決定能力的,就是實務經驗了。某些人雖然是科班出身,但是志不在此,畢業後轉行了,那他們的經驗裡面所維護過最大型的程式專案,恐怕就是畢業專題了。有時候過程中的學習,比實際上賺了多少錢重要。付出和收穫有時候看似不成比例,但我相信,更多時候那只是收穫是以其他的形式回收,自己沒有察覺到而已。

再者,這位朋友就業沒有很久,也許將來會換工作,屆時現在的工作經歷,就是未來的履歷。中間累積的技術和經驗,其實是很好的學習過程。如果一時忙碌就又離職換了工作,那未來人家問起為何上一個工作才做一下下,又換新工作,豈不尷尬?假設將來換工作,履歷上只有寫會 MS SQL 跟寫有在某單位管理過大型資料庫,我相信是不會一樣的,畢竟在很多地方,招牌掉下來都可以打到會自稱 SQL 的人 (當然會到什麼程度,那又是另一回事)。

他會失去熱情,還有幾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原因。他做的東西是老闆想要,但是他不見得喜歡的。此外,我相信沒有成功做出可用的東西,是關鍵的原因。成就感是很重要的動力來源,如果能一直為自己製造出成就感,哪怕只是小小的,就足夠維持相當的熱情了。人體和硬體一樣,是需要驅動程式的,而成就感就是那個驅動程式。對我來說,支持我做了這麼多沒有賺錢的軟體的最大原因,除了自己興趣,還有我自己需要用以外,就是成就感了。
能支持我,讓我原先興趣不合,又天天加班,到假日還在值班,半夜三點還起來急救病人,卻還一直待在醫療界,又還是走沒人要的四大科之一,還是靠著成就感。當你看著垂死的病人經過急救,竟然恢復了呼吸心跳,還醒了過來,絕對會忘了那通在半夜三點吵醒你的電話。

想辦法撐過去,做出點成績,為自己製造一點成就感吧!
熱情其實是很難用完的,很多事情,單看你怎麼想。
06/04/2011
刊載於 5/31 日出刊,505 期的 iTHome 週刊,目前於網站上已有全文
http://www.ithome.com.tw/itadm/article.php?c=67918

感謝該出版社的介紹和撰文,幫忙紀錄下 PCMan BBS 連線軟體的開發故事。

不過關於這篇報導的內容,有幾個比較大的錯誤需勘誤:

  1. Telnet 通訊協定是 RFC 854,不是 1854 (補充,854 只規範基本的通訊協定,至於可用的一些 Telnet options 是另外散落在其他 RFC 通訊協定內,所以只讀 RFC 854 並不夠)
  2. Telnet 的指令並不是很長的英文,而是簡短的幾個位元組,但都是二進位資料,不是英文。很長的英文是指那份原文的參考文件
  3. GTK並不是 Linux的圖形介面開發指令,而是一個用來開發圖形介面的函式庫
  4. 有重新改寫 PCMan,轉移到 Linux 上時,一開始是用 wxWidgets 重寫過的 PCMan X,不是原本的版本。
參考資料:RFC 854 Telnet Protocol Specifiationhttp://www.faqs.org/rfcs/rfc854.html
04/18/2011
今天某長官巡視本單位,突然一時興起,跟旁人討論起自己健康檢查時照的X光片,一旁胸腔專家說道右下肺似乎有一顆。不過和舊片比較,追蹤起來似乎沒有變大。於是長官開始宣導員工健康檢查的重要性,大家也七嘴八舌討論起這個「腫瘤」。
這時一個白目的內科住院醫師路過,便湊熱鬧看看大家在看什麼,一看這個住院醫師便隨口問說:「ㄟ?這個不是 nipple 嗎?」
某長官說:「啊對,上次為了這顆,花好幾萬到X總自費檢查 PET,結果也跟我說是 nipple」
頓時現場一陣尷尬...安靜了幾秒。
這個住院醫師,突然間覺得,自己很像那個誠實問道「國王怎麼沒穿衣服」的那個小孩 XD
03/19/2011
國內的醫學教育以英文為主,歷年多採用美國之教材,但國內之大多數教師及臨床醫師,對於醫學英文的正確發音並不了解,加上老一輩的師長,常是以自行想像的"台語+日語"發音來教導學生,於是以訛傳訛,有樣學樣的結果,知道這些醫學英文字正確發音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搜尋相關網路資源,後來找到了 Merriam-Webster 的線上醫學辭典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medlineplus/
這個辭典是英-英辭典,有提供正確的音標,還有發音示範可以聆聽,相當好用,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上面顯示的音標,並不是國人慣用的 KK 音標,而是該出版社自創的音標,閱讀不易,所以我就寫了個輔助查詢的小程式,幫他自動轉換成 KK 音標。

有圖有真相:


黃色字體部份就是由程式轉換出來加入的 KK 音標,歡迎醫學相關人士下載使用:
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4BhmC8V2mivMmQxZWUyNmItYjViMS00YzRjLTg5MDUtNDhiMzRjNWViYjNk&hl=en

若有 bug 歡迎回報,不過因為我的 HTML 和 Javascript 學得並不好,(正確來說是沒怎麼學過)所以都是土法煉鋼,如果有高手願意幫忙改,非常歡迎,這個小程式是 GNU GPL 授權。
03/10/2011
今天早上跟主治醫師去查房的時候,主治醫師探視過病患後,病患的太太,突然間問我:「我兒子昨天有看到你的名牌,他說跟他以前在 PCHome 的雜誌上看過你的名字,是做什麼軟體的好像評價不錯,那個是你嗎?」
一陣尷尬之後,我實在沒辦法否認,只好答到:「那是很久以前學生時代的事情」 (事實上也是真的很久以前)
他太太接著跟主治醫師說:「你這學生有第二專長,你還不知道吧?」
主治醫師禮貌性的笑了一下,我只感覺到一陣尷尬...
我一直都在醫院,老老實實做我現在的醫療工作,沒想到秘密身份今天竟然曝光了。
頭一次被病患家屬指認出來,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其實我沒有提起那些往事已經很久了,在醫院也都絕口不提。
現在早就不像學生時代,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做做小軟體,我也不喜歡緬懷過去。
我目前的身份是內科住院醫師,不再是以前那個老是不務正業的醫學生了。
做什麼,就要像什麼。
這條路很漫長,希望可以好好地一直走下去。
01/25/2011
今天下午,某護理人員突然問我:「那個XX床的病人,需不需要做....」
我反問:「為什麼要做這個?他昨天已經做過了啊?」
某護:「喔,沒有啦...」(接著沈默不語)
我又問他:「那你覺得,這個病人需要再做的理由是什麼?」
某護:「因為是護理長說的。」

聽到這個沒有經過思考,脫口而出的答案的時候,我其實滿失望的,忍不住給了他一些忠告。可是,我今天有點累了,可能說得不夠婉轉,事後回想起來,其實還滿怕他會覺得自尊心受傷的,但即便如此,有些話我還是覺得該講,希望他能夠諒解。

問題的關鍵,不是在於某件事情要不要做,而是為什麼要做,或是為什麼不做。應該要學會去問,去思考為什麼。再者,身為病患的主護,應該要掌握病患的情況,而不是把護理長的指令原封不動的傳達。你不是軍人,你的天職並不是絕對的服從。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待護理工作,但是對我來說,護理人員是需要高度專業的,並不是執行醫囑或發藥的工具。也許在醫療團隊之中,護理人員通常並不是扮演醫療決策,或是負責擬定治療計畫的角色,但那並不代表護理人員不能夠參與這個過程,更不代表護理人員不需要瞭解這個過程。也許你不是負責決定治療方式的人,但是你還是要有你自己的想法,還是要針對每個細節去思考。在提出問題前,可以再思考多一點,而不是只充當傳話的人。

「因為我們需要監測加護病房的感染率,需要這個資料」,是一個有經過大腦的答案。
「因為這是護理長說的」,則不是。

如果都只把交辦的工作像機器一樣的做完,而不去思考,那就不會進步了。

「喔,那是因為我剛來,還是新人。」這則是一個更不像專業人士所應該有的答案。

是不是新人只關乎熟練度問題,無關學習態度問題。
醫學知識的領域如此浩瀚,無垠無涯,在其中,我們有誰不是新人?
在學習的道路上,我們都是永遠的新人。
當你已經覺得自己是老手的那天,你的進步就停止了。

是不是新人,能力夠不夠,根本就不是重點。
能力不夠,可以訓練;
知識不夠,可以讀書。
但是沒有養成好的態度,沒有思考的習慣,時間久了就很難補救。

要人們尊重你的專業,首先,你自己得先尊重它。
要人們看得起你的職業,首先,你得看得起自己。
01/23/2011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之後開始計費...」
這是今晚第三次了,病房的護理人員,忙碌中又耐心的打了一次安養院的電話
「喔那支也沒人接喔,好吧這是阿伯另一個女兒的電話:09xx.....」
「喂請問你找哪位?」這次打通了,電話另一頭是中年女子的聲音。
「您好,這裡是宜蘭醫院,我是今天的值班醫師...」
「喔這樣啊,其實我不是很清楚,不然我給你我媽的電話,你打給他好了」
我在護理紀錄上已有的三支電話旁的小空位,草草抄下了號碼,
看到號碼,我心裡暗叫不妙,是 (02) 開頭的!
「您好,這裡是宜蘭醫院,我是今天的值班醫師...」
這次電話的那頭是不太標準的國語:「喔,有,今天安養院有跟我講了,在住院嘛...有事嗎?」
「因為伯伯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我想我需要跟你們說明一下目前的狀況」
「啊這個我聽不懂啦,我女兒跟我說很不好,啊我小女兒比較有讀過相關的東西,不然你跟他講!」
我耐著性子,在病歷上抄下今晚的第五支電話號碼。
「喂~~喂~~請問.......找.........你說.....麼?......嘟嘟嘟...............」
雜訊中隱約聽到了幾個字,就被掛斷了。
我重打了一次....「喔是這樣啊!對不起我在洗澡,你過五分鐘再打好不好,不好意思喔」
伯伯還躺在他的病床上喘著、咳著,我則看著時鐘,倒數著五分鐘


正要再來撥電話,護理站電話就響了,護理人員接了之後,隨即把話筒遞給我。
「您好,我是今天晚上的值班醫師」
「是,請問有什麼事嗎?」電話另一頭是冷冷的女聲,帶著幾分精明幹練,配著標準的國語,透著高知識份子的氣息。
「您父親目前在我們這裡住院,不過剛剛我看過覺得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可能會有危險,所以想跟你們針對目前的病情,做一下說明。」
「嗯哼」
「目前因為肺炎併發敗血症,也就是比較嚴重的細菌感染,加上這次伯伯本身意識不是很清楚,自我照顧和咳痰,清除呼吸道的功能都不是很好,所以雖然我已經給他用上很強的藥了,最壞的情況,可能會有呼吸衰竭需要插管急救的可能。雖然之前也有幾次因為感染入院,但是這次的狀況比較嚴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你現在是要告訴我最壞的情況嘛,是嗎?」
「是的,目前的狀況還沒有這麼差,但是按照過去的經驗,這樣的病患很有可能狀況會惡化,所以我會先跟你們告知。」
「你是說你已經用了很強的藥了?他年紀這麼大了用這麼強受得了嗎?」
「因為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我給他使用比較強效的抗生素,至於劑量我們都有根據腎臟功能和體重等等作過調整,給他合適的劑量,應該是還可以,至於年紀...」
不等我說完,我就被打斷:「那他狀況嚴重是你們用藥之後的副作用引起的嗎?」
「不是,我是說他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需要用到比較強效的藥物。這是一個比較嚴重的肺炎,因為...」
「你是說他感染了H1N1 嗎?」我又再次被打斷
「不是,你可以先聽我解釋完嗎?」,解釋到一半一再被打斷,我開始有點不悅。
「喔抱歉。」
「H1N1 是病毒,伯伯這次感染的細菌,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嚴重的肺炎可以引發呼吸衰竭,而細菌感染可以引發敗血症,造成心跳血壓不穩定和器官衰竭」
「標準的處理方式,是我們會在頸部打一個大號的點滴,稱作中央靜脈導管」
「你是說做氣切嗎?我們不要氣切」電話那頭突然傳來焦急的語氣,對家屬來說,醫生會在脖子上做的東西大概就是氣切了,他完全沒有在聽我要說什麼...
我無奈的答到:「那不是氣切,我是說點滴,那個是放在頸部的大靜脈裡面」
「那個會不會很危險?」電話另一端的語氣越來越急促
我很努力的耐著性子:「你先等一下,我現在就是要跟你解釋,你可以先聽我解釋嗎?」
「這個點滴可以用來快速給藥,同時可以測量壓力,監測我們所給的藥量是否足夠,可以幫助穩定血壓。風險當然還是有,主要是怕出血或是氣胸,所謂氣胸就是肺部破洞。因為頸靜脈位置接近肺部頂端,有少數的病患可能會在置入導管的時候扎到肺部的頂端,形成氣胸。如果發生,就是從外面再放一根胸管引流空氣來處理。但是從頸部打這個點滴的話,氣胸發生的機會並不高,一般來說安全性算還可以,風險並不高。」
「所以還是有風險就對了?」
「任何醫療處置本來就都有風險,但是不做也有不做的風險,就是疾病本身可能會無法控制啊!」
「有風險的話,那我們就都不要做了。」
「病人沒事的話,我們也不會幫他做,但是現在是因為情況比較危急,所以我才要跟你討論。沒有積極處理這也會有危險啊。」
「對啦對啦,真的很危急才做啦,我們現在不要做,拜託盡量不要做好嗎?」
「好吧!我們看情況,有變化我再跟你聯絡」經過漫長的雞同鴨講,我失落的掛上了電話。

我記得我在這通電話的一開頭,已經有說現在的病情比較危急了。或許是因為,伯伯從住院到那天晚上給我看到,只有安養院的人來看過他一次,所以家屬沒有感受到我所謂的「病情嚴重、危急」,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在宜蘭住院的伯伯,最主要的聯絡人,電話卻是 (02) 開頭的,我只是個值班醫師,我沒辦法處理家庭和社會問題。

我可以理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家庭的狀況不同,但我不能理解的是,我們這麼努力的想治療病人,為什麼卻沒有家屬願意好好聽我們說?
我所做的醫療處置,不只是病患冒風險,難道做了出問題,我自己不用冒法律和醫療糾紛的風險嗎?冒這些險,拼什麼?這些家屬能理解嗎?為什麼每當我解釋我要做一件處置的時候,總是被當成賊一樣,質問這件事情是不是會傷害到病人?在這條路上,很多時候,最讓人挫折的,不是失敗,而是不受到支持和理解。

同意書只是法律上要求的形式,當你提起原子筆的時候,我要的,不是你的簽名,而是信任。
年紀大,不代表病就沒機會治好。我只是想要努力治療我的病人,請相信我們,好嗎?
01/21/2011
我平常其實不太看電視的,這個是我前陣子偶然在緯來育樂台看到的電視劇,以真實人物改編,敘述北京老字號布行瑞蚨祥如何崛起,與其經營者一代大商孟洛川的故事,我一看就非常喜歡,不但對白寫得很有深度,其中不單以追逐個人利益為主,總是以經世濟民為己任的核心精神,讓人激賞!雖然這類傳記故事免不了會改編美化,但是美化何嘗不好?今日的社會,就是缺少這樣的精神啊!看到這樣的傳奇人物,不免讓人心生嚮往,見賢思齊。

低調偷偷說,這個對岸的網站有線上觀看  http://www.letv.com/ptv/pplay/13000


演技優,對白也不落俗套,真不簡單!雖然對白中太常插入主人翁的核心精神,有些刻意,但是仍然是不可多得的好劇!
「大商無算」四個字言簡意賅總結了全劇的思想,不得不佩服對岸的朋友!我們這邊連續劇就配流行歌曲,但他們卻是為了整齣劇創作了非常切題的主題曲啊,就連歌詞都讓人玩味,雖然歌不好聽,但是歌詞寫得真好呢!



简介:作词:曲直、徐沛东
作曲:徐沛东
演唱:徐沛东

疆域无边
商机无限
关山重重路万千
仁爱在心
达江通海
帆影丛丛接九天

诚信在胸
走北闯南
君子爱财道不偏
经天纬地
利民为先
展我中华大商风范

大象无形
大爱无言
大道无名
大商无算

大道无名
大商无算
01/12/2011
隨著年資增長,我覺得我的動作始終沒有變快,還是都慢吞吞,彷彿沒有任何長進一樣,有時不免會小小的沮喪一下,可是經過一些事件之後,我發現,我最主要顯著的進步,不在速度,而是在臨床決策的精準度。也是因為在小醫院,很多事情可以獨當一面自己決策,所以這樣的進步才能顯現出來。
昨天在加護病房遇到了兩個同樣是有癲癇發作,意識改變,和發燒的病人

第一個是肝硬化末期,有凝血功能異常的病人,出現癲癇、癱瘓、昏迷等症狀,原本還在等待 MRI 檢查,可是就他的病史看來,他也是很有可能有腦出血的,必須立刻確定,否則治療方向和缺血性中風完全相反,而且癲癇其實比較常發生在 ICH,所以當下就給他馬上改急做電腦斷層,果然命中。同樣的事在豐原醫院就有經驗了,一直以為是肝腦病變昏迷,後來才發現是顱內出血。

第二個是過去沒特殊疾病,發燒兩天,癲癇,意識不清。於是我就跟家屬解釋後,立刻做了腰椎穿刺,結果果然就是腦膜炎。診斷的時間非常的早,沒有任何延遲。希望即時的診斷和治療,可以保住這個 41 歲的年輕人。

如果在以前,我做決定是沒有這麼明快的,現在明顯是進步多了!
小醫院真的是很能訓練獨當一面的地方。

昨天值班的一個小插曲是,在進行腰椎穿刺的時候,因為這個病人實在太胖了,又一直亂動,也不能配合擺位,在進行腰椎穿刺的時候,我根本摸不到正確的下針位置。腰部彎曲幅度過小,加上肥肉,根本連脊椎都摸不太到。這時,我靈機一動,突然想到用超音波進行定位的方式。於是我就推來了超音波機,用超音波定位,找到了可下針的區域。當然,故事沒有這麼簡單,即使找到了可下針的區域,他真的很難做,我還是折騰了好一陣子才抽到水。
完成之後,我實在覺得自己很聰明 XD,對於這個我自創的招式很是滿意,結果上網搜尋,才發現 sono-guide lumbar puncture 的方式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俄國人報告過,而且在國外早已行之有年,我們是因為身處落後國家,老師也沒教這招所以孤陋寡聞,害我本來還很興奮我發現新方法...一查之下才發現自己的無知...
不過,不得不說,超音波如果會用的話,真的是內科醫師的無價至寶啊,不愧為內科七大暗器之首!
12/29/2010
今天和朋友聊天,偶然又講到了關於藥商的話題。關於醫師和藥廠推銷員之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是一塊曖昧的灰色地帶。一般民眾所聽到的傳言,很多是被仇醫人士過份誇大渲染,但當中也有幾分是事實,但對於初闖入白色巨塔的小醫師而言,我只是在盡我的本分默默工作,這些檯面下的事本來與我無關的,但無奈身在這個白色大染缸中,很多時候不論怎麼應對,總是錯。
不問是非,隨波逐流,不離開羊群,絕對是明智又安全的生存方式,但全然失了自己的原則。
一切堅持自己的原則,老當個不沾鍋,卻會顯得標新立異,故作清高,和整個團體格格不入。
常言道:「水至清則無魚」,這把尺,究竟該拿捏在哪裡呢?
進入醫院幾年了,這個問題,我還是沒有找到答案。做事容易,作人難啊!

還在學校的時候,每每到醫院實習,總可以看到藥商的業務代表,在醫院內穿梭,對醫療人員發放藥品廣告,並拼了命的想和大小醫師建立關係,無非不是為了希望開處方時,自己家的藥,能多被選用,讓藥廠多點利潤。
當然,各大醫院都有謝絕饋贈,或是禁止推銷,辦公地點廠商業務請勿進入等等的醒目標語,在各處林立,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些標語只是裝飾用的...

當時,我一直對於衛生主管機關默許這樣的行為,很不能諒解。這是醫療場所,我不希望有廠商來推銷,干擾我的醫療行為和醫療決策。那時候年輕氣盛,我對這種不能說的地下文化非常厭惡,於是,那一年開始我決定不要跟任何廠商有任何往來,因為對我來說,這些人是不應該出現在醫院的。

幾年過去了,位置換了,我的腦袋沒有換,我還是那個身上和手上不帶廠商贈品,不拿廠商贈送的免費飲料或便當的人。可是當這些業務人員非常熱情的想要「交個朋友」,老對他們視若無睹不免尷尬,我也不希望讓他們以為,我是驕傲瞧不起他們所以當作沒看到他們。事實上我從沒這樣想過,我只是覺得,他們不應該出現在醫院裡,而基於職務敏感,我也不應該跟他們有什麼往來,只是這樣而已。

一天、兩天、三天,又一個三百六十五天過去了,當我在假日值班忙不過來的時候,當我在夜晚加班回不了家的時候,外面是狂風暴雨的時候,我也看到這些不屈不撓的「朋友們」,依舊也是堅守崗位的,一直在努力的加班,不斷到處找人介紹他們的產品,就希望醫師能多開幾筆他們的藥,讓他們的廠商獲點利,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來。我在抱怨醫師沒有生活品質,終日待在醫院的時候,這些藥廠的業務代表何嘗不是如此?雖然我每次都拒絕他們,也不聽他們的廣告,但是他們還是依舊不屈不撓,依舊堆起笑臉對我。

慢慢地,我可以體會這種心情了。不管什麼職業,也許我不認同他們在做的事情,也不認同這些廠商的商業手段,但他們也是堅守自己的崗位,不曾鬆懈過,無論多少挫折,不屈不撓,老是忍耐著放下尊嚴,拿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這樣的工作何嘗輕鬆了?要不是公司給的壓力,為了家庭和生活,誰喜歡過這種生活呢? 看久了不禁對這些加班不能回家的「朋友們」,覺得有幾分不捨,也有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

和以前學生時代一樣,我現在還是不會拿廠商業務送的東西,不和他們往來,也不會找他們「幫忙」任何事情,但現在,我會跟他們笑,跟他們打招呼了。
這並不是因為我認同他們,也不是因為我對他們的廠牌產生好感了,我也還是不會因為這樣開他們的藥,而是因為,我現在可以體會,其實,大家都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為了討生活。也許,在不該推銷的地方推銷,送贈品給應該利益迴避的人,是不正當的商業手段,我無法認同,但是對於他們的敬業,對於他們的不屈不撓,對於他們的堅守崗位,忍受許多不能說的壓力和委屈,卻仍然努力堆出笑臉,這樣的精神,我是佩服的。

如果有一天,你們不再當藥廠的廠商了,也許,我們真的可以真心的交個朋友,真正的朋友。

Pages